• <th id="em4cn"></th>

      龍安視

      龍安視聯系電話

      中國安防市場“芯片荒”何時了

       

      如果不是美國對華為進行芯片“封殺”,可能沒有幾個人會對芯片過多關注。但是,現在幾乎人人都在關注芯片。

        梳理一下2020年以來全球芯片市場關鍵詞:并購、禁令、漲價、供、缺貨、芯片荒……個個敏感!

        伴隨著缺貨、斷供潮,一場波及整個安防行業的“芯片荒”開始迅速漫延。

        然而,許多人的關注點并不在芯片技術本身,只有專業人士或與行業有關的人士,才會真正地關注芯片技術和芯片市場,比如安防行業人士。

        因為芯片關系到許多安防企業的發展,也關系到許多安防從業者的事業和飯碗。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2020年安防芯片短缺,主要是因為美國對華為實施禁令,使得海思對安防領域供應的芯片出現缺口,從而推動了國內安防芯片價格的上漲。

        2020年,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不斷加碼。2020年9月15日,美國對華為芯片管制升級令正式生效,全球最大半導體晶圓代工企業臺積電臺積電斷供華為,停止為華為代工生產芯片。高通、三星及SK海力士、美光等也都將不再供應芯片給華為。

        這給芯片市場帶來不小的沖擊波!沖擊波迅速漫延到安防行業。2020年8月之前海思芯片的價格和供應都比較正常。8月5日-10日,價格突然暴漲。9月初,海思安防芯片最少漲價5倍以上。

        海思是全球最大的視頻監控芯片解決方案提供商,在安防監控領域占據70%的市場份額,目前國內許多安防監控廠商用的都是海思芯片。

        由于海思芯片出現缺貨潮,導致安防攝像頭的售價也跟著上漲,漲幅超過4成。須知,由于市場競爭激烈,安防攝像機的價格這些年一直都在降價,根本就沒有漲過價。用戶也已經習慣了殺價。

        受“芯片荒”的影響,2020年9月份,一臺200萬像素的普通攝像頭售價大概是140多元,沒過多久就漲到了210元,漲幅達到30%到40%。

        安防市場一般不為人關注,但2020年以來,許多媒體開始關注安防市場,甚至連央視都關注和采訪報道了安防攝像機芯片市場的漲價潮。

      圖片

        芯片,相當于智能設備的“大腦”?,F在,可以說芯片無處不在。其實我們每個人口袋里都裝有芯片,只不過它被封裝在智能手機里面,我們看不到。

        當前,智能化席卷全球,由于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的興起,智能化應用延伸到各個領域,從而帶來芯片需求市場的井噴。

        “芯片荒”折射中國芯片產業的短板

        在許多行業比如安防行業,代工廠只是為他人加工產品的工廠,知名度不高影響力不大。但在半導體行業,就不一樣了。

        芯片產業是一個分工非常明確的產業,芯片設計與芯片制造往往是分離的。先進制程工藝的生產線,投資非常巨大,芯片設計企業往往難以承擔這樣的投資,許多設計企業也沒有這個實力。

        而代工企業投資生產線后,會給多家芯片設計企業代工生產,從而讓產能創造更大的價值。也有部分芯片巨頭同時具備設計和制造能力,但不多。

        中國臺灣地區在芯片制造領域具有一定優勢,擁有臺積電和聯發科等知名芯片代工企業。

        眾所周知,海思也是芯片設計企業,但并沒有自己的芯片生產線,主要靠臺積電代工。這,不但是華為,也是目前整個中國芯片產業的短板。

        由于臺積電和聯發科都大量采用美國技術和設備,因而受制于美國。因此在美國下達禁令后,紛紛被迫中斷與華為的合作。

        安防芯片是芯片應用的重要市場

        安防芯片是芯片應用的重要市場之一。眾所周知,在視頻監控模擬時代,攝像機CCD芯片一直掌握在索尼、夏普等日本企業手中。

        到了數字時代,TI(德州儀器)、安霸、飛利浦、美光等成為市場的主導。此后,海思借H.264視頻編解碼芯片殺入安防芯片市場,并打敗一個個競爭對手,坐上視頻編解碼芯片市場的頭把交椅。

        目前海思IPC全球市場占有率超過60%,在中國的市場占有率高達70%;在網絡攝像機(IPC)SoC芯片領域,海思半導體也是一家獨大。

        目前,安防市場需求的芯片主要分五大類,即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IP攝像頭的SoC芯片、后端NVR芯片、模擬攝像機的ISP圖像處理芯片、后端DVR芯片。

        在AI芯片領域,領頭羊無疑是英偉達、英特爾。但在安防芯片市場,海思占據著絕對的市場份額。作為全球最大的視頻監控芯片解決方案提供商,海思芯片一旦斷供,對安防市場的影響就會立刻顯現。

        中國安防芯片市場的曙光

        放眼整個芯片市場,中國仍處于追趕階段,還未掌握話語權。盡管現在國內的芯片廠商不少,但大多集中在設計領域,芯片制造企業不多,技術也不夠先進。

        光刻機是芯片生產的關鍵設備,其技術一直被美國和荷蘭掌握。據了解,國內最先進的光刻機生產企業上海微電子目前的最先進光刻機產品是90nm。

        據稱近一、二年會有28nm制程工藝的光刻機推出。從中可以看出,目前國產芯片在制程工藝上與國際領先水準的差距仍然很大。

        2020年,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為防范斷供風險都在增加芯片庫存,無形中加劇了芯片市場的恐慌性“搶購”,讓“芯片荒”演變成了“芯片慌”。

        這其中確實存在芯片供應緊張情況,但更多的原因是代理商/貿易商在囤貨、炒作,一時間市場需求被無限放大,產品價格也不斷上漲。

        可以預見,全球芯片產能短缺的情況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仍會繼續存在,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估計也不會在短期內取消。但市場不必過于恐慌。

        目前安防監控市場應用的芯片,除了海思外,還有富瀚微、瑞芯微、星宸科技、安凱微電子、北京君正、晶晨股份、瓴盛科技、中星微、國科微、聯詠科技等廠商,基本能夠實現中低端安防芯片市場的補充。

        在芯片制造端,與華為一起受到美國打壓的中芯國際,是目前中國內地芯片生產制造和代工的龍頭企業。對于安防行業來說,中芯國際的造芯能力更有著特殊的意義。

        目前國內芯片代工主要依靠三家廠商,即臺積電、聯發科和中芯國際。臺積電和聯發科由于是臺灣企業,無論是技術還是資本結構,都受制于美國。但中芯國際是不折不扣的中國企業。相對來說,受美國的影響較小。

        從技術角度看,除手機、GPU等先進芯片市場需要7-14nm制程的工藝外,其他領域的應用并不需要。其實芯片市場14nm以上制程工藝的芯片占到了需求總量的90%以上。

        相比之下,安防行業需要的芯片,制程工藝要求低于高端智能手機芯片的制程工藝要求。安防攝像機的芯片制程工藝目前絕大多數集中于于22-40nm,我國當前已經熟練掌握的28nm、14nm芯片加工能力是完全可以勝任的,甚至都不需要使用到14nm工藝。

        雖然近年來安防芯片也在不斷往高精尖方向發展,但還不需要像手機芯片一樣追逐7nm、5nm甚至3nm這樣復雜的工藝。

        這就意味著非頂尖的芯片代工廠也可以承接并滿足安防芯片的代工需求。中芯國際雖然技術上不及臺積電、聯發科,但完全可以滿足安防芯片的國產化需求。

        安防行業需求的芯片類型主要以SoC,這類芯片可以廣泛應用于監控攝像機、DVR、NVR等安防產品中。

        而該類芯片的制程工藝相比手機芯片來說,要低很多。比如芯片大廠安霸和TI的對標產品安霸A5s、TIDM368的工藝分別為45納米工藝和65納米工藝。

        據悉,盡管中芯國際的生產目前還離不開國外的技術及設備、材料等,但已經實現了14nm制程工藝量產。據高盛預計,中芯國際在2022年可升級到7nm工藝,2024年下半年可升級到5nm工藝。

        因此,中芯國際的出現,給安防芯片國產化帶來了曙光。

        短期看,安防芯片短缺的局面不會持續太久,因為我們不缺優秀的芯片設計, 14nm以上制程工藝即可滿足安防芯片的需求,國內芯片制造企業完全可以滿足加工需求。

        因此不必恐慌;長期看,中國芯片產業正在全面崛起。中國既然能夠在物聯網、人工智能、5G、高鐵等領域取得成功,成為技術創新引領者。我們有理由相信,在芯片設計制造領域,中國企業同樣能夠創造神話和奇跡。這一天,不會久遠。

       轉自中安網

      上一個: 讓智能安防突破無限可能
      下一個: 2021年中國AI芯片產業的突圍與野望
      亚洲欧美闷骚影院

    1. <th id="em4cn"></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