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em4cn"></th>

      龍安視

      龍安視聯系電話

      時代變局︱智能攝像機終將取代非智能

       

      智能時代,變局已至。

        智能安防:行業第三次變局

        走過三十幾年的中國安防,歷經模擬、數字、網絡時代,每一時代,都有其時代屬性 。

        之于當下安防,這是怎樣一個時代?智能成為這時代最為顯著標簽,智能無處不在,也在探索智能的無所不能。安防行業從2016年開始,AI入安防后,開啟了一段“智變”之旅。

        此次發生的技術質變,不再是以往模擬到數字,數字到高清單角度變化,而是行業業務、應用邊界以及產業鏈的諸多變化;同時,安防產業結構、需求結構、要素結構都開始重大變化,智能安防新時代的技術導向、商業邏輯和市場布局,較之以往都是未有之變局。

        于變局中開新局!

        智能安防時代,需要重構全天候、全時空、全要素、全融合為特征的安防新體系。重構之后的智能安防,會是怎樣一番建設圖景?

        從零散稀疏走向無處不在;從后知后覺走向先人一步;從輔助系統走向生產系統;從單一感知走向多維融合;從事倍功半走向效能增倍;從各自為政走向有效協同……

        做智能安防,感知是第一步,也是最為關鍵一步,智能攝像機成為這一時代,智能應用的最佳落腳點。

        然……

        非智能攝像機:終將被淘汰

        智能的車輪在安防,滾滾向前,但現實依然骨干。從應用現狀來看,非智能攝像機依然占據市場最大份額,智能攝像機比例不足12%,其中還充斥著“偽智能”的大行其道。在安防,攝像機如“眼睛”,見證了安防各個時代的風云變幻,總結來看,行業的每一次時代變遷,都是從攝像機變革開始。

        一個時代往往會伴隨著與之匹配的核心產品。隨著需求迭代,監控攝像機由模擬攝像機升級為數字高清攝像機,再到智能攝像機。在模擬時代,由于其技術限制,只能通過同軸電纜傳輸數據。但此時人們對視頻的要求并不高,需求也不是很強烈,“看得見”即可,所以整套安防系統前后端都由模擬設備組成;隨著數字時代來臨,所有數據都要轉化為數字信號傳輸,由此出現網絡攝像機。用戶追求的核心點是在復雜場景下“看得清”。這一階段出現了耳熟能詳的星光攝像機、警戒攝像機。此時雖然視頻質量得到質的飛越,但傳輸內容也只是視頻,無法與數據關聯看、全面看、自動看;在智能安防時代,行業開始挖掘視頻數據中隱含信息,希望能夠“看懂”視頻,而不再通過人工去篩選和區分,智能攝像機應運而生,網絡傳輸數據也由純視頻變成了視頻+結構化數據。

        非智能攝像機,終將被淘汰,即便占據市場主流,但優勢擋不住趨勢。

        傳統老舊攝像機,圖像未必可用

        圖像噪點多,夜間失真失彩色信息等問題;智能時代,圖像質量有了提升,全天候環境自適應、全彩高清都是用計算能力來換取圖像質量。比如:AI超微光攝像機,以算力換圖像,AI降噪、AI增強、智能補光,即便在暗黑之時也能點亮卡口平安。

        僅靠“人眼看”時代漸行漸遠,更高效、更準確“機器看”逐漸普及

        視頻數據屬于非結構化信息,查詢的依據只能是空間與時間兩個維度。隨著非智能攝像機數量激增,帶來視頻數據海量式的增長。“人眼看”,不僅效率低下,也難以發現有價值信息,事后靠人工手動查驗更是困難;而智能攝像機,讓“機器看”懂這個視界。

        非智能攝像機讓城市麻雀桿林立

        非智能攝像機僅有態勢監控功能或單一功能(軟硬件高度耦合)。為了覆蓋更多場景,或同一場景但需加載不同算法或實現不同功能,傳統方案往往選擇堆加數量,導致攝像機“有量無質”,讓城市麻雀桿林立;同時,非智能攝像機的安裝方式一直都傳統,也造成麻雀桿林立。

        主動防范和事中干預能力弱

        在智能安防時代,變被動為主動是最明顯的技術升級。目前非智能攝像機功能性多偏向于事后響應,缺少事前主動出擊、主動預防甚至事中干預的能力。

        面對復雜場景,非智能監控攝像機束手無策

        在很多場景應用中,特別是流密集區域和一些大型會議、活動舉辦時期,人口大量流動,非智能監控攝像機無法保障需要被監控對象的捕捉準確性,也無法提供數據支撐來做業務的深度應用。比如:在城市治理中,無法體現精細化的“智治”。

        可見,阻礙智能時代進程的非智能攝像機,終將被淘汰。

        智能攝像機:應用正當時

        對于一個行業市場,沒有什么不可取代,只是時間罷了。當一個時代來臨,時間的意義變得非凡。我們身處智能安防時代,而未來的智能世界,正加速而來。那時,智能將涉及每一個行業,觸及每一個人,誰都無法置身事外,而智能安防就是構建智能世界的版圖之一。智能世界特征有三:萬物感知、萬物互聯、萬物智能。智能攝像機就是萬物感知的抓手,是點亮智能世界之眼,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這個時代,智能攝像機也有強弱高低之分,我們身邊也不乏偽智能或者弱智能攝像機的存在。這些攝像機其能力更多是捕捉目標,主要停留在辨識層面,猶如一個“神經系統”能感知,但卻很難駕馭數據,作分析來輔助決策,需要一個類似“淋巴系統”,發現問題,找到癥結,解決問題,對癥下藥;“腦力”不足,做邊緣智能的慣性是智能前移至攝像機,這加劇了算力負擔,卻極少有澎湃算力做支撐,導致有想法卻無法靈活自如指揮四肢;智能集中在單點,單點智能是目前行業普遍弱項。智能不能由點成線成面,智能也只能根據設定的條件進行自主分析,而不能根據分享能力和積累經驗提高完善自己,也就是說在硬件上習慣性堆料,卻在軟件上開發不足,“重硬輕軟”一直是傳統安防軟肋。即便采取一臺設備多鏡頭的組合聯動,兼顧同一場景下不同視角、不同參數、不同功能的需求,來提升單點設備的數據價值密度,但還是無法真正實現全場景的全息感知與全數據的關聯。

        為此,真智能攝像機,才可以做更多。這時代,智能攝像機應有的智能力,如下:

        澎湃算力下,應用方可馳騁

        算力之于智能攝像機,如同發動機之于汽車,動力澎湃方可馳騁。過去十幾年間,非智能攝像機依靠CPU和DSP做淺層異構計算配合,只能完成簡單周界和單目標檢測,現在依靠CPU、GPU或者FPGA等芯片完成智能攝像機算法的運算。隨著算力大幅提升,原先需要幾個月才能完成的深度訓練迭代,現在只需要幾個小時便可完成。目前業界智能攝像機最大支持20T算力,只有如此,從視頻智能到數據智能才可實現。

        全息感知與融合感知

        智能攝像機就是感知抓手,智能安防時代千萬場景在做深度應用中,需要對多維數據實時感知,并與其他傳感設備融合形成一個全場景、多維的全息感知系統;同時升級為一個微數據中心,集成音頻采集、對講設備、大氣數據采集設備、4G、5G無線傳輸模塊、存儲設備等,同時在采集的數據上進行深度整合挖掘。

        算法按需加載

        如果一個硬件只有一種算法,或者說硬件植入的算法不能延展,這是非智能攝像機一個桎梏。因為一個智能算法需要大量數據進行訓練和標注,智能安防場景千千萬,而且還需應對全天候。所以,智能攝像機能算法按需加載、隨心匹配、一鍵部署,打造智能捷徑;同時,能判定自身所處的環境,并對環境和功能要求進行靈活適配,并作出自主判斷,輔助人腦作出行動決策。

        突破時空應用邊界,“先知先覺”

        智能安防時代下,場景應該不受限,也就是說智能應毫無阻力下沉到任一場景,哪怕是珠穆朗瑪峰。所以智能攝像機要全天候、全時空、全要素的感知能力;并在感知層從后知后覺到先知先覺。

        看得見的效率提升

        智能攝像機要做的,不僅僅是監控,還是結合業務應用提升效率,并使效率倍增。獲得多技術賦能智能攝像機,在智能時代的角色從單一的視頻監控,延伸到支付、監測、識別、搜索等,還可成為各行各業的通用。攝像機產品不再只是一個視覺傳感器,而是一個視覺智能處理器、可以從監控延伸到預警、認證鑒權、消費引導等諸多領域。此外,在商業領域智能攝像機能通過對目標、行為的分析,結合大數據可以做到事件的主動精確預測,為用戶單位的商情提供數據。這種應用已經在智慧門店領域有所涉及。

        智能攝像機,能做的其實還有很多,比如:一機多用,一機多能等。

        2020,致AI;

        2020,“智”未來;

        2020,開啟安防新十年,這是更好的時代,之于安防,之于攝像機。時代變遷,智能降臨,變局成常態,其最大變局為:非智能攝像機終將被市場淘汰!

      上一個: 讓數據變“小”,行業變“大” ——新基建下,安防存儲藍海掘金
      下一個: 用未來眼光與理性約束去開發人工智能
      亚洲欧美闷骚影院

    1. <th id="em4cn"></th>